“断直连” 四方归位:银联、网联、微信、支付宝 华山论剑

随着《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正式实施,以“断直连”为标志的支付清算市场合规之战进入攻坚阶段。

3月31日晚间,由渤海银行作为收单方发起的一笔1.88元的微信支付交易,经由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参与转接支付成功。4月1日,银联公告称,中国银联与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两大清算机构与微信支付方面的交易迁移均告启动。

在一系列监管重拳下,称霸市场多年“直连银行”模式正在逐步瓦解。而在此轮市场回归“四方模式”前,央行就已经通过收紧支付机构的风险备付金,在控风险的同时间接削减机构和银行间的议价权,为银联网联重整市场奠定基础。

这场“断直连”战役中,银联网联如何正面对决,银联网联如何收编支付宝和财付通,以及支付宝和财付通之间的激烈缠斗均是市场津津乐道的焦点。双巨头“自由”生长的时代似乎结束了,而另一个四方博弈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支付机构:
没想到这次整顿力度如此之大

不过,华东一家老牌支付公司区域销售负责人杨明(化名)对与银行的直连将被切断并不显得十分在意:“我想总会有对策的。”杨明不在意的原因,是过去数年每一场针对第三方支付的整顿,行业各家总是能各显神通,找到化解的办法。

但杨明不清楚的是,随着网联的成立,以及这次整顿与以往或许有些不同,一切可能没有他设想的那么乐观。

“哪位大佬有通道”、
“老板们给几个口子给条生路”、
“谁有快捷通道,我这边有代付通道可以交换”
……

连日来,南都记者在多个支付群上不断看到类似求快捷支付、代扣代付通道的信息。

其中一位总部位于上海的支付机构广州分公司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公司最近很需要快捷通道,因为没有想到这次整顿力度如此之大,以前也经历过突然关通道,但往往两三天、最长一周左右就能够恢复了,对机构业务影响较小。

但以此次率先整顿第三方支付代收的农行为例,南都记者从业内了解到,该行自3月17日正式停止将银联代收接口用至消费、转账汇款、互联网理财(包括但不限于P2P)、基金、消费金融、还款、直销银行等场景后,至今尚未恢复。

第三方支付确实有点慌。这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业务结构有关,以持有网络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为例,线上支付主要有网关支付、代扣代付和快捷支付三种方式。

其中,快捷支付和代扣代付是目前第三方支付平台最主要的业务类型,对其营业收入贡献较大。例如,根据宝付的招股书,其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互联网第三方支付中的代扣及代付两大类业务,其中代扣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平均为92.40%。
 



断了谁的直连?

在“断直连”前,巨头创造的“直连模式”已经实质统治市场多年。

一位上海金融从业者此前曾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传统跨行清算用到的是各银行开在央行的准备金账户。“收付双方若开户在不同银行,需要跨行支付结算,则会使两个银行间产生债权债务关系。然后各银行通过银联在其开在央行的清算账户实现清算,资金流通的过程走的是‘发卡行—卡组织—收单方—商户’的传统四方模式。”

但以支付宝、财付通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巨头崛起过程中,创造出的则是一种“三方模式”——支付公司通过虚拟账户实现和多家银行卡绑定,同时支付公司也在多家银行开设账户,这样即可以通过虚拟账户和多家银行之间“直接连接”最终在自有账户内完成模拟跨行汇款。而这种支付、清算功能合体的事实,彻底屏蔽了央行和银联,不利于金融风险的把控。

所谓“断直连”,其意是在此前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直接连通结算的过程中加入一个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中枢,以改变目前第三方支付巨头“自行清算”的历史问题。

去年8月,监管即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网络支付业务”停止直连模式做出规定,要求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在2018年6月30日迁移到网联平台处理。而此次4月1日相关方落实的则是去年12月《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296号文)中对条码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的规定。由此,线下线上的支付被全面规范。

事实上,此次条码支付“断直连”的主角即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根据易观2017年四季度移动支付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市场份额合计已达92.41%。而记者采访获知,包括京东支付等多家涉及条码支付业务的市场参与者此前就已经实现了四方模式。

根据此前曝光的支付宝、微信支付条码业务接入银联的初步方案,其描述的四方模式是在原先“支付宝/微信→商户→收单机构→支付宝/微信”交易路径的最后一个环节中,加入“银联”,交易路径成为“支付宝/微信→商户→收单机构→银联→支付宝/微信”,由银联承担联机交易,央行大额系统进行清算,断掉支付宝微信和“收单机构”的直接连接。

此前,有舆论对上述流程提出异议,认为发卡行在四方模式中“消失”了,是否意味着给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发卡行的地位?事实上,这种论调在去年京东支付和北京银联推出“京东闪付”的过程中也曾掀起过微澜。但业内倾向认为,传统的四方模式并未受到挑战。
 



六组关系 四方博弈

事实上,早在今年银联推出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时,业内对银联网联在“断直连”市场愈演愈烈的跑马圈地就饶有兴趣。记者采访的多方人士共识在于,目前银联和网联均有业务对标彼此的优势,二者同质化趋势愈发明显。

“银联推出无卡清算转接平台对标网联协议支付,网联也推出了商业委托支付对标银联代收平台,此后网联银联几乎同时发布条码收单业务方案。”有支付业者认为,二者显然在互相研究中追求“你有的我全有”。

从市场角度看,引发双方争夺的确实是一块巨大的蛋糕。此前曾有数据显示,因第三方机构结算绕转银联,导致银联每年损失的手续费就约30亿元。

颇为微妙的是,3月22日,在“断直连”前一周,银联和网联相继在官网和公众号上对外发布了双方高层会面的消息——银联总裁时文朝会见来访的网联清算有限公司总裁董俊峰一行。银联当日发布的公告称,双方就为市场提供安全高效的清算服务,进一步密切协作,加快落实央行系列监管文件要求,共同推动支付市场健康规范发展、防范金融及支付领域风险等进行了深入交流,并达成若干共识。但随后不久,该消息被删除。

事实上,银联和网联共同竞争条码支付市场的合理性有据可循。《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中指出,非银行支付机构向客户提供基于条码技术的付款服务的,应当取得网络支付业务许可;支付机构为实体特约商户和网络特约商户提供条码支付收单服务的,应当分别取得银行卡收单业务许可和网络支付业务许可。该表述也定性了条码支付的划分——线上的归互联网支付,线下的归银行卡收单。


1.jpg


前述资深支付行业人士透露,第三方机构目前肯定是银联网联都接起来,互为备份,但最终在交易过程中用谁的通道清算,则要看清算机构的服务效率、定价机制、运营经验、系统性能。

在定价机制上,由于目前银行卡线下线上转接清算费率是双轨制,线下收单市场已经有一套清晰的费率规则,但线上支付一直没有明确的规则,此前费率是支付机构和银行一对一的谈判。上述资深支付业内人士透露,网联参与后,其实不会双巨头和银行的定价能力产生明显影响,主要影响的是一些中长尾缺少议价能力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在银联网联正面对决的关系之外,银联和支付宝/微信、网联和支付宝/微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几大主体间的两两博弈同样暗流涌动。

与去年对接网联和向网联切量时的情况如出一辙,微信支付在合规之路上显得更为积极主动。前述跑通的交易和与银联签署协议均显示其与“二联”间的关系基本畅通。而与向网联切量时“慢半拍”类似,对于落实条码支付的最新情况,支付宝方面表示暂不便表态。在董峥看来,合规压力下,一大巨头已经表态,留给另一家拉锯的时间也所剩不多。

事实上,在对接两巨头的过程中,网联由于没有“历史包袱”理应具有更多“先发优势”,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认为,网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有股权关系,且是纯粹的清算机构;而银联既是清算机构又有支付机构,与第三方支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目前业界反映,银联依靠十余年积累的渠道能力、营销能力、系统能力,在参与争夺两巨头清算业务中非常强势。
来源:中国经营网/李晖、南方都市报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 中银支付网-聚合支付门户网 » “断直连” 四方归位:银联、网联、微信、支付宝 华山论剑

赞 ()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