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刷公司Square上个季度营收6.16亿美元 上市三年难破盈利困局

困惑,移动支付,移动支付,Square,PayPal,蚂蚁金服,支付宝


  图片来自“123rf.com.cn”

  亿欧2月28日消息,Square在微跌1.37%收盘后发布了Q4财务数据,Q4的营收为6.16亿美元,同比增长36%;调整后的收入为2.83亿美元,同比增长47%。2017财年Square的总支付额(GMP)达179亿美元,同比增长31%。

  大额增幅背后,第四季度的Square净亏损1600万美元,与往期持平。美国时间2月27日Square的收盘价已不足7美元/股,Square一直在带给分析师惊喜,却很少带给自己惊喜。

  Square成立于2009年,产品于2010年5月正式上线,创始人Jack Dorsey(杰克· 多西)同时也担任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2015年11月,Square在纽交所上市。

  Square为用户(包括商户和用户)提供移动支付解决方案,并基于支付提供金融服务,有分析称,其交易方式类似国内的拉卡拉。

  Square的主要营收主要来自于向用户收取2.75%的交易额作为手续费,这一费率约为国内企业的10倍,但是国外极高的通道手续费,让其中大部分收入都交给银行当“保护费”了——大约三分之二要作为交换费支付给发卡行以及VISA、Master Card这类电子支付网络机构。在这些传统金融面前,Square的议价能力有限。

  2012年9月Square的D轮投资中,美国著名的咖啡连锁企业星巴克也入股了2500万美元,这也促成了Square移动支付被星巴克所试用,与星巴克的合作在一开始也给Square带来了每季度约3000万美金左右的营收。

  一直以来,Square都对餐饮零售情有独钟,2014年8月,Square曾以9000万美元收购食品送货服务商Caviar,借道线上订餐扩张其移动支付业务;2018年1月,据科技博客TechCrunch报道, Square收购了拥有32年历史的送餐外卖老店Entrees On-Trays。据称Square此举旨在将其按需食品递送服务Caviar拓展至得克萨斯州达拉斯-沃思堡地区,但是实际上,不难看出其背后布局的意味。

  Square的主要用户为中小企业,颇有些“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意味:脱胎于为中小企业Square Capital,通过对商家的交易流水数据进行分析,从中选择信用较好的商家进行贷款,商家可以利用客人的支付交易费用来还贷,因为商家已经在系统中,所以Square变相节省了用户获取成本,有助于增加营收。

  但是中小企业在资金上的天然局限性,使得Square的业务发展天花板相当低,要想不断的增加收入,就要不断的获取新用户,在遍地都是移动支付的当下,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Square也正在试图更改这一局面,刚发布的2017财年Q4财报显示,其大客户对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4%,已经占到了GPV的47%。

  另外,Sqaure还推出了Square Installments,这个新增的计划可以允许消费者在购物时分期付款。该公司在2017年6月时也推出了The Square Cash Card,更类似于预付卡而不是借记卡的一种服务。

  国际化也是Square不肯错过的一块“肥肉”,据媒体报道,英国、德国、日本的市场均有Square的客户。

  单论美国移动支付市场,Square和PayPal是一对一直被拿来比较的“老冤家”。但是想象中的“撕杀”局面并没有能够如期上演。

  同样都于2015年上市,虽然Square是“流血上市”,腰斩估值(上市前预估值为100亿美元,上市挂牌价仅为9美元/股,估值约30亿美元);而PayPal与eBay经历了合并分拆之后重新单飞,带给市场的是超过母公司eBay估值的508亿美元的惊喜。

  时至今日,PayPal近千亿美元的市值早已是Square望尘莫及的,不得不感慨,移动支付与电商的高度契合。这种契合度也同样体现在了中国一个让人关注的企业蚂蚁金服上。2018年,业内给予蚂蚁金服的估值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金,成为了国内未上市企业中估值的NO.1。

  随着国际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与现在的小有摩擦不同,世界级的移动支付之战也即将打响,支付宝、微信支付也好,PayPal、Square也罢,甚至是那些在各自区域称霸的移动支付企业必将迎来更加激烈的“遭遇战”,而这其中,是吞并、是被吞并、是一线火拼、是偏安一隅,都还有很多未知的变数。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 中银支付网-聚合支付门户网 » 手刷公司Square上个季度营收6.16亿美元 上市三年难破盈利困局

赞 ()

相关推荐

评论 1